全职脑残粉晚期√
语C主皮喻文州有来GD我的吗?
蓝雨真爱症已经没治√
非腐却爱喻黄爱得深沉√
我有对宋晓大大满满的爱√
宋徐主战!!!√
有文必坑√
文渣伤眼√

不言而喻°

© 不言而喻°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相顾无言(PART 1-3)

【喻黄】相顾无言

 这篇其实……算了,算是我的脑洞产物吧。
总觉得,不能让它无疾而终。【笑】就算是我对往日的一种纪念吧。
虽然是喻黄但是是架空设定……少天是法律系的高材生,未来的律师。喻队是在家写作的作家。

OOC。OOC。OOC。

重要的话说三遍。


 PART  1


“我忘记了很多东西,也许……我该换个说法,”他喝了一口茶水然后对我说,“重要的,不重要的,全都忘记了。”

我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人,手下搅动着一口未动的咖啡。少顷把勺子拿了出来——看着杯内咖啡泛起波纹。

“你应该是很重要的人,”他忽然看着我说,“这个手机里面都是你的影像,我想这个在我身上的手机应该是属于我的。”

这可真糟糕。我看着手机里面的我默默的想着,第一次抬起手把咖啡喝进嘴里。

忘记加糖。

凉了。

真苦。

 

我是在开门后发现了他的不对。

我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消化适应他对我那陌生的眼神和一个让人伤心的事实。

他忘记了很多东西。

家人,朋友,亲人,处境,职业,一切包括。

但不是忘记了全部。

他还记得一个名字。

 

“你是我很重要的人,所以你一定知道这个人是谁。”

我专注于看着手机,没有抬头。

耳边是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喻文州。”

手不经意的开始发抖。

 

是的,他只记得这一个名字了。

什么都忘记,只记得这一个名字。

喻文州。

 

我站起身来。

『没关系。』

我听见自己说。

『我知道他是谁,只不过不能告诉你。』

『试着看,在新的生活开始的时候,自己回忆。』

 

既然已经全部忘记,便没必要带着过去的印记。

我在和自己博弈。

很大的一盘棋。

输赢不定。

 

 

PART   2

 

“哦你回来了啊?”

提着早餐打开门,就听到这样一句问候。

一阵恍惚。

青年戴着细边眼镜,穿着简T和休闲裤坐在床边,膝上摊放着一本《刑法》。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熟悉的问候。

我却知道有哪里不一样。

 

『嗯。』

我没有多言,只把早餐放在了桌子上。

而他只是看着我,意外的没有言语,也没有动作,目光幽远,眸底沉淀了清晨的阳光。

『少天,吃早餐。』

面前的人似乎怔了一下,慢慢走向书桌。

“虽然不知道,但是我总觉得你是在叫我啊,少天,是我的名字吗?

 『是啊,我在叫你。你是少天。』

“那你呢,你是谁?”

『……』

我选择用沉默回答这个问题。

我也只能这样回答这个问题。

 

『你叫黄少天,你还在上大学,不过很快就要毕业了。你读法律系,在你的课业里你做的很优秀……』

我用了很久来讲着我所知道的事情,他也很认真的听着,目光清明而认真。

我以为我会讲很久,却没想到休止的预示来的这样快速,只因为那人轻轻的一句话。

“那你呢?我问这个问题很多次了吧?我没听到你讲关于你的事情啊。你是谁,又是我的谁?”

所有的话都噎在了喉咙里。

 

他叼着油条翻阅着那本刑法,语音含糊不清却不容逃脱。

『我啊……』

『朋友而已。』

不言昔日,现今的我也只是一个较为相熟的人而已。

 

即使你在忘记了所有之后也记得我的名字。

但也仅仅是记得名字而已。

 

PART    3


我偏头看着身边的人,把被人拉紧的被子松了松。

他睡得极不稳当,呼吸沉重,眉峰紧紧蹙在一处。

果然什么都不记得,还是会有背负的吗。

想了很久我仍不清楚是什么因素造成如今的情况……这尴尬又微妙的局面。

——我如此,他亦然。

从自己的思考里回过神再次低下头的时候,对上了某双朦胧却消失了睡意的眼睛。

『你醒了吗。』我笑道。

“……”他只是看着我。

“喂你没回去?你不会一直就在我家里待着吧?这个可不太好啊我说还有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你要我怎么称呼你啊。”他一边起身一边问。

『我就住在楼上,要过来很方便。』


我没说的是我们原来是住在一起的。



『睡得不好?是梦见什么了么?』

“……你是谁?他又是谁?”他答非所问的回我,声音轻的几乎听不清。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一定知道的啊。我知道你肯定知道的。”

语气是这么久以来我从未见过的满满颓丧。


我觉得我好像,好像恍惚间忽然明白了他梦见了什么。


『你自己会想起来的,如果你想。』

话出口自己先愣了愣。

我可能没想到自己能这么坚决。

……原来在环境改变的情况下,人也会变化啊。


我看到了明显的愠怒。

『……少天。』

他转身对墙没有理会我,我也沉默下来没说别的话。


何必在意是否知道那人是谁。

总之我迟早都会告诉你的。

当你开始新的生活却依旧没记起我是谁的时候。

或者是

当你记起来我是谁却依旧愿意接受我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就会告诉你。


我就是他。


【待续】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