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脑残粉晚期√
语C主皮喻文州有来GD我的吗?
蓝雨真爱症已经没治√
非腐却爱喻黄爱得深沉√
我有对宋晓大大满满的爱√
宋徐主战!!!√
有文必坑√
文渣伤眼√

不言而喻°

© 不言而喻° | Powered by LOFTER

【5986】文艺三十题

9-11



9.【碎花窗帘】
在没有比在一个男生房间里挂碎花窗帘更奇怪的事情了。
狱寺君一年一度的郁闷周再度来临——碧洋琪每年夏天七月份的时候,总会来到日本狱寺家住上一周。
这个时候狱寺的生活就会大乱套——就比如现在——
“老姐——!”狱寺捂着肚子——对,没错就是捂着肚子——一把拉住了碧洋琪的手腕。
碧洋琪的手里正攥着一条碎花窗帘,正欲挂上去。
“……我是男的!”狱寺黑着脸重复了一遍他的性别。
【——过去的十七年就算了我和你讲、这次绝对、绝对不能向你妥协!!】狱寺坚定的眼光传递着这些信息。
“……”
好吧碧洋琪不得不承认,她亲爱的隼人终于长大了。(……)

 

10.【虫鸣】
时间的流逝是很快的。转眼就到了8月,盛夏到来了。
太阳将空气烘烤的灼热烫人,街道上也没几个人,蝉鸣也变的微弱不堪。
——这种天气当然没有客人。三浦春无聊的趴在冷饮店里的柜台上。
“三浦春?”狱寺的声音忽然响在耳边。
……这是神奈川,不是并盛,三浦春你居然幻听,没救了啊!
“三浦同学,三浦春!!”这次声音是在头顶传来的。
“!!??”

原来并不是幻听……三浦春握着冰淇淋走在林荫道上,看着走在前面的狱寺默默想道。
“你在这儿打工么?”狱寺忽然停了下来,站在树下的阴凉里瞥向她。
“……哈、哈伊!是的啊……。”
风吹过林荫路,带来丝丝凉爽的气息。蝉声忽的开始喧闹起来,配合着风过草丛的飒飒声音,压过了三浦春鼓噪的心跳。
“你说我随便到一个地方都能遇见你,这是不是……”
银发少年仰起头来望着湛蓝无云的天空,轻轻呢喃。

 

11.【落叶与公园长椅】

当视线里的短袖T恤换成了厚厚的外套,当时刻入耳的蝉鸣变为呜呜的风声,季节就这样悄然无息的转换了。

放学后京子来找三浦春,两个人约好了一起到公园去,三浦春做京子的模特,帮助她完成摄影部的宣传活动。

两个人收工的时候正是傍晚,天边连片的火烧云让三浦春想起了那日的雨后月台。

不免有些出神,她就那么愣愣的坐在长椅上不动。

“小春?”京子出声呼唤她,顺手从她散下的长发上摘下一片犹带着绿意的落叶,“走了哦。”

“恩?恩……”

狱寺在素描簿上落下最后一笔。

看着画簿上长发飞扬的少女,狱寺笑了笑。拾起一片落叶夹在了那一页。

来公园写生,居然会有意外收获。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