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脑残粉晚期√
语C主皮喻文州有来GD我的吗?
蓝雨真爱症已经没治√
非腐却爱喻黄爱得深沉√
我有对宋晓大大满满的爱√
宋徐主战!!!√
有文必坑√
文渣伤眼√

不言而喻°

© 不言而喻° | Powered by LOFTER

【5986】文艺三十题

12-16



12.【空无一人的画室/教室】

“阿纲先生,麻烦你告诉京子酱,今天我要留下来做值日,大概会很久,让她先走吧。”

今天是三浦春和狱寺隼人当值。可谁都知道狱寺从不参与值日活动。

三浦春了然的同时,心里也有淡淡的遗憾。

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只有扫把接触地面发出的沙沙声响,三浦春扫完了地,将台前花瓶里枯萎的花放进垃圾桶。

然后转身就看见了狱寺。

“哈、哈伊!?”三浦春惊了一惊。

“没什么好惊讶的今天不是我当值么。”

“……可是……”

“清洁完成了么。”

“是、是的!”

“那就走吧。”狱寺唇边带了笑,转身出了教室。

……虽然对话很少但是意外的开心呢。三浦春回家途中愉悦地想到。


13.【情书】
“……”

狱寺早上来到学校看着满桌肚的情书不悦的皱紧了眉头。

三浦春趴在桌上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阴郁的脸色,低垂了鸢色的眼眸,将手伸进自己的桌肚。

默默的揉皱了一封情书。

果然还是没有勇气啊——我。

果然,有些事还是不说出来的好啊。

狱寺君有着那么多人的关注。

而自己却平凡的不能再平凡。

就这样,默默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他,就这样,以同学或者朋友的身份,保持着不近不远的微妙距离……或许才是狱寺先生和自己之间最好的相处模式吧。

三浦春默默的安慰自己。

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会难过。


14.【信箱的底层】

三浦家立在门前的木质信箱被三浦爸爸不小心撞断了支架,于是换了新的信箱。

旧的信箱就被三浦春拿到了房间里,钉在墙上用来收纳东西。

将信箱粉刷成梦幻的乳白色,铺上一层柔软的绒布,信箱相对改造完毕。

做好了一切之后三浦春盯着它看了很久,最后将一个信封放进了绒布下面。

信封明显是揉皱后再展平的,深深浅浅的褶皱痕迹密密的排列在纸上。

最后三浦春把日记本放了进去,落了锁。

这个信箱的底层,存储着少女最青涩的秘密。

 

15.【对准你的镜头】
秋游什么的总是很受学生们欢迎,秋天有着不冷不热的天气,最令人舒适的气温。

这次的秋游意外的很轻松,年组内学生们抽签成五人组,不过回校的时候要以班级为单位。“绿色……谁的签是绿色的……?”三浦春探头探脑,结果没有发现,身边来来往往的熟人没有一个是绿色签。

……这么倒霉……?她在心里默默流泪。

“小春……小春也是绿色啊!我们一组哦~5个人只差你了哟~!”

三浦春这才知道原来其他人都已经自觉成队了,只有她最慢。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以至于三浦春过了好半天才敢抬头看一看同队队员——

“阿纲先生山本先生狱寺……啊……?”

饭后五个人选择了不同的方式活动。山本阿纲和京子选择去爬山,狱寺而什么也不说就走了,被剩下的三浦春匆忙跟上。

“狱寺同学——狱寺同学——狱寺……你、你等一下啊……”

“三浦。”

“啊?”三浦春觉得光芒一闪。

狱寺看了看手里的手机屏幕,笑的愉悦。

“三浦同学,很可爱啊。”

三浦春傻住了。


16.【溶解在深海】
深蓝。水声。冷。

三浦春睁开眼。

入眼是无限延伸开的深蓝,她看见上浮的水泡和漂浮的裙角。

【海里……?】

入耳的只有水声。从背部渐渐向全身蔓延开的冰冷。悲伤忽然袭击了三浦春。

【海底……这么寂寞的么……】

忽然就觉得喘不过气。

【就这么死去么……】

眼泪流下,却融进了海水里。看不分明。

【我还什么都没做……】

【我没来得及告别……】

【他还不知道我喜欢他……】

【如果我就这样消失了,他会悲伤么……】

“三浦同学——三浦春!”

三浦春睁开眼。入眼是湛蓝的天空。

“为什么哭了?”狱寺正坐在她旁边,伸手揩去她颊边的水痕。

原来是梦啊……三浦春看着眼前俊逸不凡的少年。“是梦啊……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

没想到狱寺竟然接过她的话头,应了一声。

【原来她并没有消失,一切都是梦境。】

【真是太好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