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脑残粉晚期√
语C主皮喻文州有来GD我的吗?
蓝雨真爱症已经没治√
非腐却爱喻黄爱得深沉√
我有对宋晓大大满满的爱√
宋徐主战!!!√
有文必坑√
文渣伤眼√

不言而喻°

© 不言而喻° | Powered by LOFTER

张新杰bg架空文--相生

 第九章
虽说围观的从来不怕事儿大,但是围观自己家的事儿的时候谁都不想事情闹的太过火。
一同走进来的张佳乐和林敬言看到训练室里的左曦,同时都愣了一愣。只不过两个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林敬言对着左曦礼貌的笑了笑,随即扯了张新杰到了一边说话;而张佳乐却直接无视了自家副队,热情的向左曦打招呼。
“哟,就是你吗妹子!张副队那天带来的那个!”张佳乐咬了一口手里的面包,眯着眼打着招呼。
张新杰的目光溜了过来,不过只看了一眼就挪开了目光,继续和林敬言说话。
“嗯……你好!”左曦转过头来认认真真的看着张佳乐,纤指推了推滑下鼻梁的眼镜。
张佳乐看着眼前干净的眸子,忽然觉得有点恍惚。

之前这妹子有来过霸图一次,不过那时他没有正面接触到左曦,只听罗锁说过他们严谨自律的副队长带了一个萌妹子来霸图。从安保部的罗锁啰哩吧嗦的话语中张佳乐简单的理顺了逻辑关系,并从老邢那里得到了可靠消息。军人的严谨让他谨言慎行。 
知道了消息属实以后,张佳乐开始猜想左曦是什么样的人。
多种脑补之后张佳乐只觉得自己的猜想简直天衣无缝,不论左曦如何特殊,断不会超出自己的猜想。不过,他在看清左曦的那一刻,必须承认自己输了。
目光清澈,五官精致,蓬松的头发柔软的拂在肩膀上,穿着简单保暖的秋日裙装……
这是人么?!等身人偶的即视?!年龄多大啊?!

“卧槽?!副队长啊你在哪里找的这么一个人啊?坑害纯洁美好的未成年人吗你对得起你心脏的本性吗!?我们霸图虽然黑社会似的【大雾】有钱包脸也有强迫症【特大雾】但是我们真的不能诱拐小孩吧!”
所以说黄少天属性真的人人都有→_→相信我→_→此时张佳乐同学就是范例。
他指着左曦,就这么不小心的把心里的吐槽都说了出来。
林敬言看着忽然沉默下来神色严肃的张新杰,默默在心里给张佳乐点了一排的蜡。
张佳乐话出口才意识到自己惹了多大仇恨,懊悔的在心里直抽自己嘴巴。今天的幸运值怎么这么低啊……【从来就没高 
过好吗】张佳乐悲愤的咬着面包沉默下来。
“张佳乐。”张新杰的声音很平和沉稳,却生生的让张佳乐打了个冷战。
“有!”
“训练做完了?”
“……”
“还有训练室不许喧哗。”
“……QAQ?”
“不许吃东西。”
“………”
“还有……”
“副队长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马上去训练!”

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注定是霸图不平凡的一天。
就在张佳乐不小心说完那段犹如黄少天附身的吐槽并被张新杰教育【wei  xie】了之后,他又被随后出现在门口的霸图队长叫了出去。
是的,没错,霸图战队队长——韩文清。当看到这位队长从走廊的阴影里走出来的时候,林敬言忽然觉得一排蜡都不够用了……只能扶着额头默默祈祷。
张佳乐回来的时候表情之经典之惨烈只让人叹息扼腕。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让人心疼。
张新杰握着左曦刚才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口,一路看着沉着脸走进训练室韩文清,等待着自己被点名。 
不过等到韩文清真的开口点名,点出的名字却让他呛了一口水。
“左曦。”

自己的名字被点了左曦有些诧异,不过更让她担心的是身边张新杰压抑的咳嗽声。
“咳……没事。”张新杰用手帕掩了唇努力止住咳声,安抚了担心的左曦。
训练室里面的霸图众却在为左曦担心——妹子你完全无视了韩队啊这样真的大丈夫吗??!!
张新杰咳声渐止,推了推眼镜指了指韩文清示意左曦。左曦疑惑的看过去,正对上韩文清盯视的目光。
可怜了,难得能看到妹子,可是即将要被吓跑了。秦牧云白言飞林敬言宋奇英众在心里默默点蜡。就连张新杰也不免隐隐担心。
左曦不解的眨眨眼,看着眼前这个严肃的男人。
他很生气的样子……。
又好像有话想说?
这个认知让左曦手足无措。除了新杰,她再没有和别人主动接触过。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左曦只能礼貌性的回视韩文清的目光,希望他能主动开口。

其实韩文清并没有任何恶意。他并不擅长和女孩子说话,尤其对方还是张新杰带来的人。 
只不过她的到来引起的乱子实在太大,让他无法坐视不管,只是想纯粹的提醒。
但是对方没有说话的意思,韩文清便也不发一语。只是看着左曦迷惘的眼光,他有些……不自在。

对视持续了一分钟之久。不过看起来还有延续下去的意思?霸图训练室里鸦雀无声。不过每个围观的人心里都有一万只草泥马来回奔腾而过——
妹子你是什么人?!难道身上没有钱包就可以对那张脸免疫了吗!【划掉】
两分钟过去了。
“下不为例。”
韩文清掉转视线离开,张新杰默默收起手帕,心里像是一块大石落了地。
而霸图众默默各自捏碎了心里点起的蜡烛。
妹子你太强了你真不愧是我们副队张新杰(带来)的妹子!【大雾】

一场对视,让左曦这个名字瞬间在霸图众心里打上了高大上的背景光辉。
而当事人左曦却只能凑近了张新杰疑惑道,“刚才那个人,是不是想和我说什么?他怎么不说呢……?”
这么多年一直搭档,张新杰当然知道韩文清要说的话和此时的郁闷。 

……老韩……这真是……辛苦你了啊!
张新杰看了看左曦迷惘的脸,忍不住勾起嘴角,顺手梳理了左曦的发梢。
“谁知道呢。”
尾音是刻意压制却依旧掩不住的上扬。 


评论